美普惠制失效印度等发展中市场如何应对_印度快递_印度物流_印度清关_出口印度_印度亚马逊-51代寄国际快递

美普惠制失效印度等发展中市场如何应对


  •   出口印度公司得知美国贸易优惠政策普惠制将在12月31日失效。而在美国国会未能就延长普惠制达成一致,如果国会最终不批准延期,该政策将会自动终止。那么这一惠及发展中国家四十余年的政策将会走向终点。
     
      普惠制全称普遍优惠制指发达国家承诺对于从发展中国家或地区输入的商品,特别是制成品和半制成品,给予普遍的、非歧视的和非互惠的关税优惠待遇。这项政策有利于帮助受惠国增加出口,促进工业化和经济发展。而印度被认为是美国普惠制下的第一大受益者,但是美国始终没有给予中国普惠制待遇。
     
      非党派的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官网显示,美国普惠制建立于1974年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贸易优惠政策,覆盖120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逾3500种产品。在这一制度下2016年有价值190亿美元的产品免关税进口到美国。
     
      然而特朗普政府一直对于普惠制兴致寥寥,其支持者正在不断的施加压力,试图让这一政策彻底消亡。美国普惠制上一次到期在2013年,因为国会未能延长有效期,时任总统奥巴马两年后才签署法案将有效期延长至2017年。
     
      在一些批评者看来,美国往届政府在实施相关规则时过于宽松,致使诸如印度之类的受惠国长期滥用这项优惠政策且不履行任何义务,也未能给与美国企业相应的互惠准入。
     
      而支持者认为,该政策对美国企业有利,因为发展中国家企业能为美国企业提供低成本的下游产品,且不会对境内企业带来竞争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了一家注册地在华盛顿、名为“支持普惠制企业联盟”(CoalitionforGSP)的网站,根据自我描述,其主要成员是来自美国50个州的小企业联盟,建立组织的初衷在于“教化政策决策者和让大众明白普惠制对于美国企业、工人和消费者有多么重要”。
     
      根据该组织12月12日公布的调查报告,在被问及“如果普惠制在2018年失效,企业在头三个月会如何应对”时,79%的受访企业认为将放缓招聘,61%的受访企业认为会放缓投资计划并提升产品价格,52%的受访企业认为会削减订单,33%的受访企业认为会削减员工福利。
     
      该网站还列举了一些企业主“呕心沥血”的控诉。OliviaVaz来自一家名为BabcoFood的新泽西企业,她回忆道:“上一次普惠制未能延期时,我们就遭受了严重的现金流短缺以致无法偿还银行贷款,银行还取消了给我们公司的信用额度。因为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我们也没法给产品提价。为了存活下来,我们开除了一些工人,公司拓张计划也被搁置了。我们实在是害怕相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似乎不会无条件为普惠制续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依照特朗普政府一贯的风格,会对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主要发展中大国,提出相应的要求,比如为美国产品提供对等的开放。
     
      特朗普12月22日签发声明称,将使乌克兰暂停享受普惠制的某些条款,基于“乌克兰多年来享受了美国政府的激励性政策和帮助,却未能在促进知识产权保护领域采取有效措施”。不过,特朗普赋予该举措120天的有效期。美国贸易代表署在公告中解释道:“乌克兰政府依然具备改善现状的能力。”
     
      发展中国家转型升级是关键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研室主任姚琦看来,美方如停止这一贸易优惠安排,其诉求主要有二,一是用重启贸易谈判来换取发展中国家更大的国内市场开放;二是希望发展中国家某些产业、企业去往美国本土投资,连带逼迫美资企业回流。
     
      如果美国国会最终不批准延期,普惠制真的失效,相关国家应如何应对?姚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贸易优惠一旦终止,如果是过往双边条约基调下的优惠,那只能重新谈判,以暂时性的美国优惠政策为过渡,以新版本的双边贸易安排为谈判重心去走。
     
      不过,特朗普政府若要完全抛弃普惠制也将遭遇很大的阻力。“包括美国和印度在内的主要相关国家都是WTO成员,基本的贸易规则还是遵守的,如果美国终止或者变相终止贸易优惠的做法超过国际公约的底线,发展中国家有权利用WTO实体规则与程序规则,开展争端救济,美国一般也不敢这么硬碰硬。”姚琦解释道。
     
      对相关发展中国家来说,有必要进行产业升级以增强贸易谈判实力、开展企业全球合作、或在美国进行一定的布局以换取美国政府的相对弹性,注重中长期贸易、投资与金融的自身综合性平衡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印度抵抗这轮美国风暴的能力,远远不如中国。”姚琦解释道。
     
      推进多边全球贸易治理及促进自身对外贸易转型升级,亦应成为发展中国家的解决途径之一。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陈晓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作为新兴市场,一方面要密切注意美国的政策,在WTO框架内争取权益,推进多边贸易全球治理。另一方面,此次印度等国成为美国两党反对现有普惠制的指责对象,并非完全是美国无中生有;要避免重蹈印度的覆辙,积极探索可持续的贸易模式,促进对外贸易的转型升级。”
     
      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建议,相关国家应该加快出口市场多元化,并采取适当的财税金融政策且适当扩大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