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将是清洁能源投资最具吸引力国家印度货运


  •   印度清关公司据知出于对低碳经济的美好憧憬,全球各国都在不约而同地加大对包括水电、核电、风电与光热等在内的清洁能源开发与投资。来自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全球清洁能源投资规模达1829亿美元,同比增长2%;而其中中国市场投资达到680多亿美元占全球比例的37%,而且中国已经连续五年位居全球清洁能源投资第一大国的位置。
     
      按照《中国能源金融发展报告2017》“十三五”期间中国清洁能源的总投资需求将达到3.1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水电投资需求5000亿元和太阳能产业投资需求10000亿元,风能产业投资需求7000亿元及核能产业投资需求4500亿元,生物质能投资需求1960亿元与地热能投资需求1400亿元。而在安永报告的排名中,中国和印度将是全球清洁能源投资最具吸引力的国家。
     
      不过,与清洁能源流光溢彩的市场背景形成了强烈反差,中国除在电动汽车领域具有一定的技术创新能力外,而其它清洁能源技术却是系统性短缺。据联合国北京办事处的低碳发展报告显示,中国需要60多项核心技术来实现其降低电力、交通、建筑、钢铁、化学等主要工业领域碳浓度的目标,然而这60多项核心技术有70%都不为中国人所掌握。
     
      也正是由于在技术能力上的短板,中国企业开发本土清洁能源市场的产业冲动受到了抑制,当然也给在核心技术上完全占据上风的美国留下了巨大的商业空间。来自国际能源署的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在清洁能源技术方面处于世界一流水平,尤其是在碳捕捉、利用与储存以及可再生能源和核能领域,美国控制着至少全球一半以上的顶尖技术。显然,中美在清洁能源领域存在着明显的互补效应。
     
      对于美国而言,运用技术优势在清洁能源领域与中国展开合作应当是一桩非常划算的买卖。一方面,目前美国产业结构中金融服务业占到80%,这种依赖于虚拟经济的增长模式所存在的风险早已被金融危机所佐证,也正是如此,特朗普执政后大力扶持“美国制造”,而如果美国能够加大对中国的清洁能源技术与设备出口,无疑可以获得经济成长的新引擎与内生性机制。
     
      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长期存在的贸易逆差主要源于其对中国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而按照专家估计,未来15年中国高科技市场的年增长率将达到20%~40%,如果美国放宽相关政策,其相关产品对华出口额可能达到600亿美元,将有效缓解中美贸易的不平衡。
     
      不仅如此,美国企业争取到对中国清洁能源市场充分的设备投资机遇,势必带来美国就业市场的扩容,如一台风力发电机,有8000个组成部分,需要200吨钢材,13吨玻璃纤维,如果美国能够与风力发电最盛的中国达成项目合作协议,美国就有可能成为这些部件的产地,从而创造巨大的就业空间。